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克思主义论坛

马克思主义

 
 
 

日志

 
 
 
 

滇西:古丝绸之路  

2009-10-24 20:18:03|  分类: 历史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滇西:古丝绸之路

从云南边地少数民族的历史,可以看到人类社会发展的以往的遗痕。

从史料和古迹上看,大理地区的庙宇、寺院古代供奉的第一大佛、第一大神是“大黑天”。这在一千年前的边地文献、唐代文献、以及碑刻字画中,都可体现。

从供奉的大黑天神这一点看,史学家、佛学家等等论断的,云南佛教是在南诏王国的中后期,即距今一千年才传入兴起,这种说法是有问题的。史学家、佛学家把南诏王国的寺庙,主要供奉大黑天神佛,这个事实,作为云南古代佛教产生的根据。

从唐朝的史料上看,记载大理地区对第一大佛大黑天神,有如下几种称号。在元朝文献,明清两朝的文献中也提到了这些称号。

“摩诃迦罗”

《纪古滇说集》曰:云南“威成王诚乐立,乃第三世也,王威服诸邦,崇信佛教,始塑大灵土主天神圣像,曰“摩诃迦罗”。

《大灵庙记》残碑文载:云南南诏“蒙氏威成王,尊信摩诃迦罗大黑天神”。

但,史学家认为,在威成王时期,云南还没有佛教,认为佛教是南诏王国后期盛行的。

大史学家钱竹汀写的《金石跋尾》中,有一卷题为“至治二年伯家奴圣像记”,其中曰,“麻曷葛刺,番僧所奉之神”。

元代陶宗仪写的《辍耕录》云,在大理,“今上戒坛,见马哈刺佛……”

元代号称汉林四杰的柳贯写的《护国寺碑》文曰,“摩诃葛刺,汉言大黑天神也”。

从史料上记载,对大黑天神的称号有:

摩诃迦罗大黑天神(大灵庙记)。

马哈刺佛,或马哈刺昔。

摩诃葛刺。

伯家奴麻曷葛刺。

大黑天神是古代大理地区供奉的第一大佛,第一大神,这已从史料中得知了。那末,是不是南诏国中后期才是云南佛教的开始呢?

不能说史学家,佛学家的论断是错误的。只是立点偏低了。

从大理地区在一千年前供奉大黑天神来看,很难断定,大理的佛教到底是从唐朝内地传过去的,还是从西藏传过去的。

在唐朝禅宗之前,西域僧金刚智在唐朝传了佛门密教,当时,从朝廷到百姓,家家供奉大黑天神。

但是,以后汉地人发现,云南大理寺庙中供奉的“摩诃迦罗”第一大佛,就是汉地佛门密教供奉的大黑天。是故,在古代文献中,才注说,摩诃迦罗就是汉地的大黑天神。

由此推断,大理佛教,最早不是由汉地传过去的。

西藏藏密供奉的也有大黑天神。可否认为是从西藏传到大理?

藏密主要供的第一大佛是大日如来。第二大佛是阿弥陀佛,但藏密认为阿佛就是圣观音。而第三大佛才是大护法大黑天。

但大理古南诏国把大黑天佛奉为第一大佛。由此可推断,也不是从西藏传入。

云南边地,与东印度接壤,与天竺佛国毗邻。释佛在世以前,西南古丝绸之路,已经通过印度通往波斯。佛经中,释佛多次提到东方丝绸。故知,释佛在世之前,东方丝绸已经经云南大理传入印度。

释佛没说北方丝绸,故知不是从西藏传过去的丝绸,也不是从西方波斯传过去的丝绸。而是从云南大理传过去的。

大理白族、纳西族等等都认为是阿育王的后代,是阿育王三子追神马到了滇西。阿育王在印度统一了各国,建立了强大的孔雀王朝。阿育王朝是在释佛灭度之后,阿育王在全印度大兴佛教,并借助全印度统一的国势,向外传播佛教。而早已开通的西南丝绸之路,正是僧人进入云南传教的通道。仅仅是当时云南边地是原始部落,没有文字,没有力量建立寺庙。但从传说中的,阿育王三子一行人进入云南,可知,佛教在公元前三世纪,就已进入滇西。即,在两千多年前就进入了云南。

古云南地区,不仅早与印度有经济文化的交往,也与汉地有经济文化交往。西南丝绸之路,可以设想是汉地人进入云南,由当地部落人引路并运往印度。不然,释佛说的东方的丝绸是从哪里来的?

也正是因为有这种交流,在春秋时代,孔子才能说,西方有圣人。孔子怎么知道的?是西南丝绸之路商贾传来的信息。

大约在战国时期,西域僧又从西北进入汉地。故知,印度古僧,在释佛至阿育王朝期间,一是向东进入云南山地。一是向西,沿西北进入汉地(当时秦始皇下令扣压了十二个西域僧)。

但是,阿育王供奉的是释佛,释佛是天上天下第一大佛。那么为什么大理供的第一大佛不是释佛?而是大黑天?

这就显露出史学家与佛学家判断上的错误。

 

  从史料上看,进入云南山地的古僧,都是单独行动,一人一杖一犬。深入荒无人区。并且这些古僧多有神通。

   从这个传说和记载上看,这一批批单独行动的古僧,最初,不是释佛弟子。即不是印度佛教而是在印度早于佛教四千五百多年的印度古波罗门教。

只有印度波罗门教,以及佛教在印度灭了以后的印度教,才把大黑天奉为梵天第一大神。

汉地古文献记载,南诏王自称为“骠信”。“骠信”是缅甸皇帝的称号,南诏的版图已占了北缅甸,直接与印度毗邻。汉地古文献又记载,南诏王室与大、小波罗门之间相互友善,通信。

印度佛教不承认大黑天是第一大神,认为大黑天是大护法,是在大日如来、阿佛、观音之下。故知,从天竺传入佛教,或是从西藏传入佛教,都不可能把大黑天在云南大理供奉为第一大佛。

再一点,释佛坚决反对古波罗门入深山的瑜伽苦行。是故,一僧一杖一犬进入云南的并不是佛教僧,而是波罗门僧。而只有古波罗门僧,应用瑜伽,方能在极度艰难、无生存条件的环境里生存、修炼。

释佛反对那种作法,释佛主张弟子不要离开民众的居住区,要乞食结因缘。

由此可知,早在2500年,甚至早在5000年前,印度瑜伽就已经深入到滇西大山之中,这才使得滇西大理地区的民族,在心理上和思想上把大黑天作为第一大佛。并且先入为主,以后传来的佛教诸佛只好排在了大黑天的后面。这就是古南诏国,古大理国在佛教鼎盛时期,大建寺庙时期,为什么仍把大黑天奉为第一大佛的原因。

从神话学的角度看,第二次天地大战,罗地干布与东洋女王九天玄女获胜,是故,在云南神山点苍山,供奉第一大佛大黑天。而战败方则称为鸡山,供奉大光明天西洋女王。

从大理古国对大黑天的称呼看,是来自梵文。摩诃迦罗是大黑天的梵语音译,全称应是“摩诃迦罗尼迦耶,唵……”

马哈刺佛或马哈刺昔,是梵文音译的问题,也可能是藏文的音译,马哈两字就是摩诃。摩诃葛刺也是翻译的问题。这两句混有藏语和白语。

伯家奴,是梵文“薄伽梵”。从对大黑天神的这个称号看,大理供的圣像大黑天是来自早于印度佛教的印度波罗门教。伯家奴或薄伽梵,在梵文里是世尊的意思。而印度佛教只对释佛称世尊,称薄伽梵或伯家奴。是释佛的专用语。只有古波罗门以及现代印度国教才把大黑天称为薄伽梵或伯家奴。

佛门密宗把圣观音的大悲咒称为驱鬼驱魔咒。如若房宅不干净了,寺庙不干净了,闹魔闹鬼了。此时,一群和尚排着长队,走遍房宅各个角落,同时一起持诵大悲咒。

实际上,大悲咒就是对大黑天和罗地干布的呼叫。第一句的意思是,这是奉圣观音的旨意,来呼叫你们……

修密的人为什么要供奉大黑天呢?

修密的人要获神通,在相应上易出偏差而对应到魔道上去。另,古代修密的人常被请去为人驱鬼安宅。是故以大悲咒,求大黑天给予保护。

在唐朝,大将军出征前都要朝拜大黑天神。

天宝年间,李宓率七万川军和陕西军一直攻到洱海南边。在大理城东边的“龙尾关”,即大理下关附近,七万大兵全军覆灭。南诏兵在点苍山祭拜大黑天,然后由蕃僧做法,白妃施巫术,大破唐军。

这里又有问题了?这明着是唐玄宗打南诏王,暗着可是罗地干布打九天玄女?

不仅如此,这是反向的第一次天地大战的重演,心月狐与罗地干布反攻东、西两位女王。

可这一重演,陕西军和川军死了二十万兵?

在藏史上记录,吐蕃王命令南诏王看守住几十万的汉兵汉民。又说汉兵汉民像绵羊一样听话,服管。

南诏王国留下十几万汉兵汉民开发农业。又由于边地女多男少,以后就全招为女婿了,由各部落给分了。在洱海一带有大量的人是,父为陕西、四川、贵州人,母是当地部落人。如今在大理的民俗上十分接近四川,而云南一带的口音都有陕西味。

也正是如此,在怒江大山中的白族,骂洱海白族是假白人,是汉家老子夷家娘。

在明朝朱元璋当皇帝时,他出过家,知道佛教是怎么回事。而且也深知大理佛教的基础是波罗门瑜伽,于是派遣大量汉地僧进入云南,取缔云南佛教,通通变为汉地佛教。

朱元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云南信的是大黑天那歌是怎样唱的?

她号召战士英勇作战,视死如归。

是故,朱元璋认为,还是念阿弥陀佛稳当点好。

从史料上看,为什么南诏王和大理王,常常在自己的名字和尊位前面加上个“摩诃罗嵯”?

在这个问题上,史学家又争论不休。一部分认为摩诃罗嵯是大王的意思。这纯是猜测。但不是王的人,有时前面也加个摩诃罗嵯?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是佛号。比如,入佛门的人、居士,在名字前面要加个“释”字。是表示他皈依的是谁,听谁的教。比如大气功师纪一,他皈依的名字叫“释某某”。是表示他皈依释教了。

前面加个摩诃罗嵯是表示皈依了大黑天。

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古云南佛教,实际是波罗门教。以后又混杂了藏密和汉地的禅宗。

持着这种观点,认为是佛号的人,仅仅是从佛教的角度看。的确是佛号,但不是释佛,不是释教,而是大黑天。

在唐代,不空译的《仁玉护国般若波罗密多经》中,有“摩诃迦罗大黑天神”。在慧琳写的《一切经音义》卷十有“摩诃迦罗,梵语也,唐玄大黑天神也。”

在唐朝的唐玄宗时期,汉地朝廷及民众家中,都要供奉大黑天神。

一些史学家认为,南诏王,大理王把自己的名字前加上摩诃罗嵯是皈依的佛号。

实际上,摩诃表大,罗嵯是罗刹的意思。摩诃罗嵯,就是大罗刹。是表示是罗地干布、龙的嫡系。

  如此说,南诏时代的胡僧、番僧、天竺僧并不是释佛弟子,而是波罗门?

一点不错。汉人以为从印度来的客人都是和尚,这是个错觉。佛教之前是波罗门教。就是在佛教最强大时,印度波罗门教依然是极为兴盛和强大。而最终佛教败在波罗门手下。

另一点是,释佛弟子,是不裸体的。而波罗门僧在修炼中是裸体的。在古代云南大山中孤身独行,赤足裸体的全是波罗门。

释佛的大弟子大迦叶也是波罗门。以后,大迦叶带着自己的千名弟子皈依了释佛。释佛灭度后,大迦叶进入云南上了鸡足山。一是他有波罗门的底子,二是有在云南山中孤行的波罗门旧友引路。

可以这样认为,印度有丝绸,西南丝绸之路开通的时候,波罗门教以及佛教就已进入云南边地。而在释佛创佛教之前,印度波罗门已经孤踪独影进入了滇西大山。他们的进入甚至早在西南丝绸之路之前。西从滇至印度这一段的商贾之途,很可能是踏着他们波罗门的足迹。不然,商贾又是怎么知道的路?怎么知道印度需要丝绸?

这与波罗门的修行方式有关,苦行,孤身一人进入无人区……

波罗门在滇西荒林山野中,发现了原始部落。由于他们有一定的神通,极有可能被原始部落拜为大巫师,大酋。而导引部落在荒芜中生存。也正是由此,波罗门信奉的第一大神大黑天,也就成了原始部落信奉的天地第一大灵。

南诏王室为了统一滇西数百个部落,供奉各部落从原始时代就信奉的第一大神,就成了统一的需要。是故在大理地区建立大黑天神庙,以及后来建立的大灵庙。政治需要就是为实现各部落在信仰上、思想上的统一。另一点是,佛教不使用大灵这个名词,波罗门瑜伽才使用这个术语。

可以推测,在两千五百年至七千年前,波罗门教徒的瑜伽者就进入了滇西大山,并溶进了滇西原始部族。

边地部落传说,在两千二百年前,阿育王三子一行进入滇西而成为白族、纳西族的祖先。这种传说也不是不可能存在。

阿育王统一了印度,再令其子对外开疆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三子一行留在了滇西原始部落之中,并成为部落的大酋,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多心的人不要错误地理解,这种探讨和研究,会不会刺激印度对云南的领土要求?这种顾虑是多余的。

从南诏王国的历史可以看出,在天宝年间,南诏王反唐归附吐蕃,但同时立下了碑文。上书,反唐归蕃实属无奈,身在吐蕃心系玄宗。

南诏王在洱海龙尾关击败李宓七万大军,李宓身亡。南诏王为李宓建庙,并封为神,供养香火。南诏王攻入川西,俘虏一县令。使县令在大理王城专门教授王室子弟儒学,后又立为宰相。此人叫郑回。

南诏归附吐蕃43年后,又杀蕃使归唐。一是滇西与汉地已有数千年的经济文化交流,民族之间相互融通,大理部族中有大量的汉家老子夷家娘的后代。二是,吐蕃对滇西的赋税过重,而汉地王朝对边地的政策是减免赋税,并帮助发展经济。

从南诏王反唐归蕃43年这一历史事实看,事出偶然,也是必然。

其偶然性是,唐设在云南的官吏侮辱诏王的妇女引起。鲜于仲通大兵压境时,诏王求和,但鲜于不准,逼反了南诏王。

鲜于虽是身为唐王朝大将军,但并不自知,其所率乃王者之师,不懂得应是王道将军行。

何为王道将军行?

《易经》离卦即为王道将军行。

离卦上九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即,王者用兵的目的,不是为了去打仗,而是为了使边邦安定。不是为了去杀人,而是招安,安抚,让人安居乐业。是故,王者用兵,师而不用。

从必然性上看,天宝年间,正是唐室大乱。唐王朝无力镇压南诏,反使吐蕃、南诏利用大唐国势虚弱时,产生了领土要求。

从隐态看,滇西边民不离中华,是因为滇西供奉的第一大神是大黑天。而唐玄宗时代,朝廷上下供奉的也是大黑天。东方的昆仑神系把东方人系在了一起。由于吐蕃也供奉大黑天,是故,也使藏民心系中华。

人们只知汉朝张骞通使西域,开辟了古丝绸之路。却未听说云南和印度的丝绸之路。可佛经又确实记载了释佛在世时,印度国中丝绸已经很普遍,而且说是从东方运来的。除佛经记载之外,史料上可有记载?

学者B:汉朝张骞西出阳关、敦煌、玉门关、罗布泊,沿孔雀河西行,经娄兰,又沿塔里木河,重兵押解的骆驼队到达“大夏国”。

学者甲:为何以重兵押解?

学者C:通西域的丝绸之路,稍偏北就是匈奴的马队来抢。稍偏南就是羌人部族的马队来夺。是故,没有兵甲防护,商贾是不敢行的。

学者B:张骞的骆驼队,驼着国货丝绸,历经大戈壁之艰辛,行程一万两千多里,好不容易来到了大夏国。却见大夏国人皆穿丝绸。

张骞目瞪口呆!细问,这丝绸是从何而来?

对曰:从东南几千里外的印度运来的。还运来了名贵的竹手杖。

张骞大惑,细看那丝绸,皆是当时中国的最上品锦绸,其价格比黄金还贵重。而且国内只有四川成都用蜀蚕丝方可织得这名贵之锦。成都也正是因出此绸,而称为锦城。

李白有诗,“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当时的丝绸绢帛等,唯川绸用金字旁,称之为锦。就是因为太名贵,价高于黄金。

张骞再看那竹仗,一见便知,此竹是与锦同道而来。这种竹子,天下只有成都西部的邛崃山才可产出的邛崃竹。

那邛崃竹极为名贵,可换黄金。用其做的手杖,用起来能把人抬得十分高雅、尊贵。

邛竹盛产于川西邛崃山边的西昌。西昌古名叫邛都。

张骞回朝立即禀报汉武帝,其曰:臣在大夏时,见邛竹杖、蜀布。(大夏国即阿富汗)

问曰:安得此?

大夏国人曰:吾贾人往市之身毒(身毒即印度)。身毒在大夏东南数千里。大夏去汉万二千里,(身毒)居汉西南。今身毒国又居大夏东南数千里,有蜀物,此去蜀不远矣。(即,身毒国一定离四川不太远。)

今使大夏,从羌中,险,羌人恶之。少北则为匈奴所得。从蜀宜径,又无寇。

以上是张骞向汉武帝的汇报。张骞建议不再走西域而改行蜀南去发展对外贸易,以换取黄金。

由于丝绸之路改道,通往西方的敦煌、娄兰等地,因商贾不再往来而渐渐成为废墟。

在春秋之前,甚至在周朝之前的殷商时期,蜀绸就已经通过云南,进入印度(即身毒)。而且又从印度进入阿富汗、土耳其、波斯、地中海沿岸,直到欧洲。

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开拓,人民的创造,往往比官方估计的要高得多。

这就是释佛为什么知道东方有丝绸。而且下令不准和尚穿。可见,当时丝绸在印度已极为普遍。印度商贾又西运丝绸到波斯、阿拉伯、欧洲换取黄金和珠宝。

也正是由于商贾的往来,孔子才知西方有圣人。

也正是因为蜀锦和邛竹极为贵重,可以换取黄金、珠宝,商贾才不辞艰辛,跋山涉水贩运锦和竹。

西南丝绸之路从成都(锦城),有两条古道通往云南。其一是“灵关道”,其二是“朱提道”。

其一,成都—邛崃—雅安—越西(灵关)—西昌—会理的白云古寺—进入云南—姚安—楚雄。

其二,成都—宜宾—进入云南—盐津—昭通(朱提)—会泽—昆明(滇池)—楚雄。

自楚雄以后,进入博南道。向西北经“云南”,即云南驿,祥云,洱海,点苍山大理,永平(古称博南)。

从博南向西南行,经保山,腾冲火山群,到神户关。然后越境入缅甸到密支那。

支那是古印度对中国的称呼。密支那就是进入中国的道路。

由密支那沿“布拉马普特拉河”,进入印度恒河区。以上就是“巴蜀身毒”古道。

到达印度后,又经“大秦道”直通罗马进入欧洲。

巴蜀身毒古道和印度罗马大秦古道,远在周朝之前的殷商时代,就已开通。欧洲、阿拉伯、波斯、印度、点苍山大理、巴蜀、中原。民间的经济文化交往,远远在官方交往之前。

中国内地的商贾进入巴蜀,与巴蜀的商贾一起运丝绸,竹杖,经楚雄、点苍山,进入保山地区。保山地区云集着印度商贾,他们运来了大量的黄金、珍宝、玉石、琥珀和中国商贾交换丝绸和竹杖。

甚至一些中国商贾随印度商一起进入印度、波斯、罗马、阿拉伯。而一些印度商贾随中国商贾进入点苍山、楚雄。进入各地的殷商时代的贩运者,因是商朝人,故均称为“商人”。

当时印度佛教尚未有,释迦尚未出生,三千年至七千年前的印度全是以大黑天为第一大神的波罗门教。这就是点苍山地区的部落之所以把大黑天奉为本族本主第一大神的原因(显态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丽江纳西族人至今还有古印度乐器和古波斯乐器的原因。

再一条古丝绸之路是从点苍山至玉龙雪山,在丽江出石门关到维西进入吐蕃。由于当时的丝绸比黄金还贵重,故而藏人视丝绸为最高礼品——“哈达”。也有从丽江西行至怒江或澜仓江,走水路至腾冲火山,经神户关入缅。

古代从巴蜀至神户关往来运送物资的交通工具,全是武装的马帮。跨江的桥,都是用古藤和竹制作的悬空架设的可行马队的索桥。武装马队并不是防云南部落,而是防野兽。而马帮役使的马夫,以及引路的向导都是云南边民。

西南丝绸之路之所以安全,通畅,是因为云南地区那时没有国家,没有特别强大的部族。

但是,点苍山大黑天圣像,为什么塑成六臂赤足,巨齿潦牙极凶恶样?

那是一种语言表象,是告诉人们大黑天厉害。白族人把大黑天作为保护部落、保护民族的本主神。

原始部落的原始人代代相传记录着自己的祖先,并相信离去的祖先总有天会来相见。这种对祖先的记录,就是“图腾”。

比如黄帝部落的“图腾”是大熊,是故黄帝部族又称为“大熊氏”。殷商部族的图腾是“玄鸟”。

古云南原始部落,初始认为是龙的后代。以后又繁衍,分解成众多的部落。有的部落以虎为图腾,有的以鸡,有的以马,有的以蛇等等。

有了文字符号以后,渐渐以文字符号代替再行分化的部族。用来标记部族符号的文字,以后就称为“姓”。姓这个字,也体出了原始的母系氏族社会,姓即女生。

以后又发展为以族姓代表国名。

大理洱海地区,传说是龙生十子,第十子叫九隆,共有十个大姓。但史学家对“九隆”到底是乌蛮的先祖,还是白蛮的先祖争论不休。

也可能是乌蛮与白蛮共同的先祖。

白族的十个大姓,取的是汉字,极有可能是三国时诸葛亮屯兵云南丽江时,对洱海地区比较大的部落给予的“区别号”。姓起个区别,编号的作用,否则这个部落,那个部落,哪个部落?没有办法分别。

其中的蒙姓就是以后的南诏王室。段姓就是南诏国灭后的大理国王室。

十个大姓中,有两个姓较为特殊,一个是董姓,一个是杨姓。

董姓族人都是巫师,主管部落的祭祀、法事。南诏王室时,董姓人是国师、军师、大巫师、大法师。

藏密的喇嘛教,主要是“宁玛派”即红教,传入了大理地区,与当地的巫教相结合。董姓族人就从原来的巫师、鬼主,改称为“阿阇梨”,即,上师或灌顶师。

无论是以巫师、鬼主,还是以法师、上师、灌顶师的名称,又都均以国师、军师的身份参政。故知,古代云南边地部族或国家,都是政教合一,政教一体。

汉族的各部落,也都长时期地经历了这种过程。

从边地古碑中可以看到董姓族人的名字称号,如:

敕封无量神功国师四世祖董眉聚。

董眉聚,董表族名,眉聚是人名。四世祖,表董族的第四代掌门人。国师,表官名、地位。无量神功,表此人的功夫。

敕封神功济世护国国师九世祖董普明。

敕封神验如日卫国国师十世祖董明祥。

敕封神通妙化卫国真人十三世祖董义明。

此外尚有通天国师,五密栋梁大神通二十世祖董森,等等。估计,到现在已是第四十五世了。

董氏族人把原始部族的巫教、古波罗门教、原始佛教以及喇嘛教溶通在一起而成为古代具有边地民族特色的佛教。

大概到了宋代以后,董氏族渐渐败落。在洱海地区主持宗教活动的是杨氏族人。

杨氏族人主教的特点,是把儒教、道教与佛门禅宗、净土宗混合在一起而替代了巫教成份较大的董氏佛教。

杨氏族人在大理国主教,同时又是大理国高官。其中最少有两人任为元帅主管兵权。郭沫若写的剧本《孔雀胆》,其中的一个主角就是杨元帅。

古代的洱海地区,山、寺不分。山就是寺。比如有的寺庙名叫“彩云山”,有的寺庙叫“圣元西山”等等。大理之所以称为妙香佛国,主要是指规模十分大的佛都“圣元古寺”。

古代,边地的高官大臣、军师、大文人、大学士等等都出自寺庙。

喇嘛教的红教,宁玛派的和尚是吃荤的,也娶妻生子。在边地古墓群中很多墓碑上刻着某某和尚与信女某某合葬。元代在云南边地也留下了大量的蒙古和尚墓,很多也是夫妻合葬。

杨氏在大理主政教共五代人,历108年。直至明军入云南前夕,第五代杨保元帅自杀。

在元军与南宋合兵灭了金国以后,忽必烈率十万骑兵进行了军事大迂廻。沿通天河、横断山,过大渡河,破石门关攻占了丽江,然后占领了云南,完成了军事上的对南宋的包围。从边地各部落以及形成的各族的古风俗上看,虽是族种很多,但古源为一,源之于龙凤。边地古俗和汉地古俗可有同源的遗迹可寻?

边地对太阳、月亮极为崇拜关切。一旦逢“月食”时,满山遍野,山寨内外火把一片。齐声呐喊,锣鼓震天,张弓射箭……

为什么?

和汉地古风一样,害怕天狗把月亮吃了。边地把保护月亮的举止称为“射天狼”。

这也叫罗刹救月,或古罗刹射天狼。

再以后边地流传的就是观音大士降罗刹。古族人代代相传,天人去时,留下了话,只要月在,人就在。月亡人就亡。

南诏对唐朝的战争是否主要就是天宝年间的那次?

大的战争是两次。第一次大约在公元75O年,唐玄宗在位时。第二次是在公元829年,第十代南诏王时。这次是南诏征调全国兵力,沿灵关古道北进,一直攻入成都。

据史料记载,回兵时,掠工匠及平民万人。其中,路途中及过大渡河时死一千人。南诏送给西藏,即吐蕃,两千人为奴隶。

以后,大约在两、三年之后,唐使去大理要人,要回了3364人回成都。

南诏从成都回兵时掠的财物,主要是最名贵的“金锦”。其中一部分献给了吐蕃王。

大约在1962年,一些史学家和社会学家根据一些史料,认为是掠去能工巧匠,主要是织锦工匠五万人为奴隶。一位白族姓董的史学家发表文章说,不是为了掠夺奴隶,也不是五万人,是添油加醋。

从史料分析看,可能最少是一万人左右。

南诏政权大量掠人是否是为了发展经济的需要?

这也是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从60年代一直争论到80年代的问题。一部分人认为南诏政权是奴隶制社会。但一些白族史学家认为南诏政权是封建社会。

但是从史料分析看,洱海滇西地区的土地,皆属于掌权的王族及军政要员。这样,就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从事农业生产和手工业生产。

也有大量的非王族自由民,但土地有限,且多是边荒之地。

天宝年间,南诏军攻入川西。史料记载,所掠俘的人及掠的金帛,在南运时,长达百里。被掠的人以绳索脖,一个套一个,以防逃跑。

南诏占领缅甸北部时,史料记载也掠了数千人。

从战争掠人而不单纯掠物这一点看,南诏王权的社会性质已不是原始部族社会。原始社会战争的特点是不掠人,只掠物。俘虏一律杀掉。奴隶主社会的特点是,不杀战俘,而且掠人。是因为大量土地需要有大量的奴隶去耕种。

史料记录,人们在蛮官监视下进行耕种。收获后,由蛮官根据人口分给口粮,其余全部上交王室及军政大臣。

奴隶是可以买卖和赠送的。比如南诏王将掠去的人送给吐蕃。这和古希腊斯巴达克时代是相同的。

但是,不要把这些做法,归结于人,这不是某人决定的,是社会性质决定的。

胜者为王,败者为奴隶。若不愿去当绵羊,只有去当贼。

社会发展到现代,对人的问题有了根本的变化,各国都控制不要人,一些地区的战争变成往外赶人。因而出现了大量的“难民”问题。就同一个国家而言,各城市都控制人口的进入。在户口调动中,往往许出不许进。

那就是说,地球上的人已经满员了?

是故,联合国提出控制人口的增长。中国把计划生育定为头等重要的国策。

但是仍有大量愚昧的人,偷生,多生,超生。

中国人多了,可否向国外移民?

没有人要。大概在1956-1957年,印尼向外驱赶了大量华侨。十几年前,一些人偷渡香港,都被香港警方抓获驱回大陆。

在过去,欧美国家的船队去非洲运奴隶。非洲部落间交战,把战俘卖给欧美的船主。用战俘换枪和弹药。

史料记载,唐朝元和十三年四月,南诏王准备把一批牛羊和奴婢贡献给唐王。唐王下令,不要。

南诏王要贡献的奴婢,可能是对其他部族战争时抓获的人丁。

从史料上看,汉武帝时,从西域掠了五千人丁?

汉武帝为打通波斯之路,在西域连年征战。使得安徽、江苏寡妇成灾。于是从西域押解五千多战俘,分配给了安徽江苏寡妇。

云南的社会性质从何时发生了根本变化?

元军虽是攻入大理,但采用招安的办法,赐大理王“摩诃罗嵯”称号,要他把边地各部族打败归顺元朝。此间,曾发生一个和尚号召的边地各部族几十万人大起义。原大理王朝的段氏在元军支持下予以镇压。

元军攻入云南,仅是“借”个道用,目的是攻南宋。

云南的彻底变化是在明朝,明军攻入云南,稳扎稳打。又遣大批和尚入滇,每隔30里结芦耕种,推行净土。入滇的军队也不是一走一过,而是屯田安营扎寨。又从内地迁去大批移民。

明朝废除了云南土官,改为朝廷任命的流官制。从而在根本上消灭了大理王朝势力。除丽江地区至怒江一带,基本都改土归流。

到了清朝,边民上告,说土官欺压百姓,要求朝廷派流官上任。这就是丽江地区的改土归流。最终结束了滇西地区,几个大姓相互联姻共同统治的局面。

看来,做一个自由的公民,也是不容易的。

自60年代至80年代,史学家对南诏时代的社会性质争论不休。一种是认为属封建社会。这大多是白族学者。另一种认为是属奴隶社会。

实际上,南诏时代,滇西是三种性质的社会混杂。以大理王权控制的城堡及大量土地,在土地上役使的奴隶,所形成的主体经济,即是奴隶社会。边地部族自耕自食公社性质的原始氏族社会。汉地自由民渗入,所形成的封建社会。

奴隶的死亡率很大,是故需要战争去掠夺奴隶。但是,渗入的自由民越来越多,使得代表大奴隶主的王权的势力渐渐消弱。直至明朝,实行改土归流后,奴隶主势力才遭到较彻底的打击,而渐渐缩小,瓦解。

也不尽如此。有些史学家认为不能根据战争掠人来判定社会的性质。

比如,欧美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依然从非洲购买大批奴隶。日军侵华时,也掠走大批华人作为奴隶去开矿。日本在中国开设的纺织厂,当时中国人称为第二监狱。围墙上都有铁丝电网,是怕工人逃跑。在工厂里,有日本人雇用的中国把头拿着棍子监视生产。这就不排除在封建社会或资本主义社会里,仍存在奴隶式的生产。应从生产经济上看社会的性质。

社会性质不能看生产方式,而应看人与人的关系。生产关系决定着社会性质。日军侵华,是把中国从封建社会倒回奴隶社会。

掌权者总是希望被统治者是奴隶。只是无法控制时,才不得不放弃奴隶主的地位,而承认自由民的存在。当无法役使本国本族人为奴隶时,就会利用国家差别通过战争去掠夺奴隶。

如果战俘反抗不愿沦为奴隶时,一般就要采取原始社会的方法,诛杀灭绝。

李宓与阁罗凤大战时,李宓兵败,被诛杀80%的兵众。异牟寻归唐在丽江神川对吐蕃的大战中,断铁桥溺死吐蕃兵众上万。

在异牟寻归唐前,唐德宗发调禁卫军和幽州军,大败异牟寻,斩首六千众。擒生捕伤亦甚众。南诏的社会性质,还是由史学家去讨论,这已超出了我们研究的范围。我们仅仅略知一、二便可。比如,知道大理滇西洱海地区,是以白蛮部落为主。在昆明滇池,楚雄是以乌蛮为主。白蛮是白族的祖先,乌蛮是彝族和纳西族的祖先。有了这个基本概念就行了。

另外,从南诏王国在大理建的崇圣寺大塔,77米高,上有一万一千四百尊铜佛,用铜一万零五百九十斤。这说明,在唐代,大理地区的佛教是极为兴盛的。

从唐朝的文献看,南诏时代,通过西南古丝绸之路,对外贸易已很发达。史书记载南诏向南对波罗门、波斯及昆仑均有较发达的贸易。南诏出口的主要是麝香,而换回大量的贝类作为货币使用。

古西南丝绸之路是不是汉人开发的呢?

不一定是汉人开发的。很有可能是身毒(印度)波罗门开发的。

在汉朝,南诏王国尚不存在。在滇池与洱海之间的“夜郎”国可称为大。当时成都南面的西昌,古称“邛部”,屯居的大多是乌蛮和白蛮。邛都盛产的邛竹就是从那里运到身毒、波斯。

张骞通使西域在大夏国(阿富汗)发现,在四川蜀地另有一条路通身毒国,并可到波斯、大夏。而比穿越大沙漠要安全的多。故立即报告给汉武帝。

汉武帝即刻差一队使臣从成都沿灵关古道南行,准备进入身毒国,与身毒国建立外交关系,发展对外贸易。

但使臣进入楚雄大理洱海地区,被大酋扣了四年。夜郎人问汉使,是汉大还是我夜郎大?

气得汉武帝令士兵在都城西郊挖大水池,亲自操练水战。古文献记录,汉昆明池,在长安西南,周围四十里,武帝元狩四年穿。武帝凿之,以习水战。

古文献记录:“天子遣使求身毒国市竹,而为昆明所闭,天子砍伐之……故作昆明池以象之,以习水战,因名曰昆明池。

从这段文献记录看,汉武帝听了张骞的报告后,立即遣使臣前往身毒,去联系向身毒出口竹子换黄金珍宝的商务。但使臣在大理洱海被扣,夜郎大酋还问使臣,是汉武帝官大,还是我官大。这下子把大汉王武帝差点没气疯了。

从上述史料上,可知西南古丝绸之路,不是汉朝所开,而在汉朝之前就早已存在。

从考古学的角度看,在殷商时代,蜀地的丝绸业就已经很普遍了。这条古道,很可能是商朝的商人与印度波罗门共同开发的。

古文献记录,汉武帝发三辅罪人及巴蜀士兵数万人,以郭昌、卫广为中郎将直攻入洱海,往击扣汉使者。斩首虏数万人而去。

大概是把夜郎国给灭了。

在史学上的另一种说法是昆明池是仿滇池,而不是洱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战争的起因是汉武帝要向印度卖竹子。

以后,又发生几次大战,都是为了争夺通往印度的博南古道。

再以后,汉朝的司马迁也曾为郎中西征至西昌及楚雄一带。汉代对西南的战争都围绕着通印度的博南古道。汉代也利用巴蜀至印度的古丝绸之路,又经印度通往波斯。

故知,西南古丝绸之路,要比西北古丝绸之路,一个是要开发得早得多,二是也重要得多。

由于这条通往印度的古道开通,并为汉朝所掌握。是故,在东汉,官方才正式去印度天竺取经,官方引进佛教。

有无史料证明西南丝绸之路是在殷商时期开通的呢?

《易经》第六十三卦第376爻曰,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高宗是商朝的中兴之君,鬼方之国在商朝力量弱时,封占了博南古道。高宗为商朝之中兴之国君,率兵攻鬼方之国三年,克之,而又通了西南古道。高宗分两路进兵,一路自成都沿灵关道南下,一路从重庆的九龙坡沿东路南下。

开通西南古道,很可能比商朝还要早。上古人不行至大海不算行尽。向东至东海太平洋。夸父向西进入大戈壁大沙漠,而未能尽西部之海。向南行的一支直到印度洋,并称那里是昆仑。向北,因冰天雪地而不能行。

鬼方之国就是滇洱地区的诸国。当地自称为大鬼主国,或大鬼王国。直至宋朝,那一带仍自称为大罗殿国。大酋自称为大罗殿王。宋朝文献称其为大罗鬼王。

以后,南诏王和大理王自称为摩诃罗嵯。摩诃是大,即大罗嵯。实际是大罗刹或大罗鬼的意思。在佛经中记录的观音降罗刹,实际是古波罗门进入滇西原始部族的一些情况。

元朝人写的《云南志略》说,南诏王于唐太和二年,蛮有子弟在成都学书,探得虚实,通报南诏大举进兵攻入成都。掠子女百工数万人南归。至九年,方归所俘三千人。十年,南诏王又攻破成都。志略云,南诏王共十三代,合247年。

现在可以综合一下前面几集的内容,这样就对云南滇西古史有个较系统的概念。

一、云南滇西地区的各民族是与汉族同时起步的,并不比汉地晚。在蚩尤大战黄帝时,甚至比汉族各部落强大得多,其势力已经占据了中原地区。而在那时,巴蜀至印度的博南古道已经开通了,并一直开通到印度洋。

二、印度俱芦之野的般度大战与中原的黄帝大战,一先一后爆发。当时都已经使用了车战。

三、在商朝时,滇西各部落又强大起来,而形成“鬼方”众国。商朝高宗率兵攻入滇西,镇压了三年。以保博南通印度及波斯古道的通畅,保障邛竹和蜀绸的西运。但在周与殷大战时,古道又被滇西部族占据。但民间商贾依然往来。周灭殷之后,古道被商人联合滇西部族占有,而周朝官方失去古道。直到汉武帝时,又重新以官方占据古道。

四、汉武帝时,滇西部族已很强大。以夜郎国为最,扣汉使四年之久。汉使归回时,向武帝报告,“滇,大国也”。故,武帝认真习水战并以巴蜀罪人为敢死队攻入大理地区,同时发正规军八校尉兵攻入大理。

五、滇西部族以后发展的缓慢,是地理环境的封闭,多山而少平地难以发展农业造成的。

也正是因为发展的缓慢,是故,对古代,对原始,保存的东西也就越多。这就给气功研究以及人体科学研究提供了活资料和方便。

另,前面说的巴蜀罪人,实际是陕西人。绝大部分是秦王朝军将的后代。这部分人留在了滇西充军,并与白族通婚而形成洱海地区的“假白人”。

 

 

 

 

  评论这张
 
阅读(76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